三角形海豹

忌敏之年少时(上)

专辑歌单播到了《年少时》,我一个脑洞又来到了忌敏的小时候!如果小时候无忌就遇到过敏敏会是怎样呢?(天知道我正经坐在这是想更疾云的啊!?)​


这一日,张无忌和周芷若在集市上卖完了一整筐的橘子,攥着得来的十几文钱,准备再买几个馒头。

“无忌哥哥,快来!我们去买好吃的!”周芷若兴冲冲地拉住张无忌往那冒着香甜热气的小摊上跑。

小张无忌只是木木地任由她拖着自己,自己寒毒以深,又何必浪费粮食呢,不如早些去自生自灭地好。

“老板,要两个大馒头,噢不,四个,要四个!”周芷若伸出手来比了个大大的四,又一个一个数得仔仔细细地将铜板交到老板手上。捧着馒头一回头,发现张无忌已然没了踪影。

“无忌哥哥!无忌哥哥!你去哪里了啊!”

张无忌心不在焉地到处乱走,不知不觉来到一片河滩,此时小小的他放眼望着这片开阔的山水景色,感叹中原确是如爹爹所说,山色蒙蒙,水影胧胧,跟常年万里冰封的冰火岛比起来要峻秀得多。他也想要听爹娘的话,好好活着看遍这大好河山,只是奈何命不久矣。

张无忌叹了口气,且再欣赏一会这人世美景吧。

正当他看得入神之时,身后传来一阵匆匆疾跑地脚步声。

“哎,累死我了,累死我了,可算甩掉了。”

张无忌双手抱膝团坐在河滩上,侧脸看这个突然就闯过来打扰自己与人世告别的小弟弟。只见他一声鲜艳的红衣裳,头顶绑着一个高高的小髻,用白玉冠束得紧紧的,那白玉冠看起来十分通透,像是冰火岛上可以看到的海面浮冰般澄净透亮,玉冠正中央嵌着一颗鸡血石,红白相映煞是精致,这个小弟弟的模样也完全配得上这个好看的白玉冠,他看起来比芷若妹妹还要小,粉雕玉琢的脸庞上却透露着一股说不出的机灵劲儿,让他想起了,娘亲说舅舅小时候就是满脑子的鬼主意,机灵地紧,也许舅舅小时候就是这样一个小公子吧。

“喂!你做什么这样看着我!傻傻的!”原来年幼的敏敏特穆尔听说爹爹要来中原视察军情,便缠了他足足半月,才让爹爹答应带她来,只是一路上不是将她放在马车里,就是安置在哪个县衙里,今日趁着爹爹前往城防巡视,她趁着这汉中县令家的夫人一个没注意,就脚底开溜了。

张无忌见这小兄弟开口间甚是桀骜,像是家里宠坏的孩子,又是羡慕又是心酸,道了声失礼便别过脸去不再看她。

敏敏特穆尔见他不离自己,提起长长的衣袍下摆就走到他身边蹲下,“你怎么脾气比我还大?”

“并不是我脾气大,我只是心情不好,不想说话。”

小敏敏闻言一拍手,“心情不好呀!太好了!本郡···我今天心情很好诶!”她说完就拾起眼前的石子,怡然自得地一块一块扔着玩。

张无忌从没见过这样的小兄弟,爹娘和太师父都教过他要体恤他人,怎么这个小兄弟知道自己不开心,也不像芷若妹妹一样安慰自己,反而高高兴兴地玩起来?

“我叫敏敏,你呢?”自顾自得扔石头玩的敏敏特穆尔也不看他。

“噢··我叫无忌,张无忌。”张无忌只觉得她年纪小小,个头小小,但是总被她那股自信张扬的气场所折服,到底是孩子,忍不住好奇起来,“你就叫敏敏吗?没有姓氏?”

“姓氏?我今天还没想好愿意叫哪个姓氏呢。”敏敏特穆尔拍拍手站起来。

“哈哈哈哈你在逗我吗?哪有自己决定叫什么姓氏的?”

“怎么不行,在我这,只要我愿意,怎样都行。”敏敏特穆尔围着张无忌转了两圈,仔仔细细地打量他。

张无忌见这样一个好看的小兄弟打量着破破烂烂满脸污秽的自己,顿时有些窘迫。

敏敏特穆尔见他眼睛不安地滴溜溜地转,于是大胆地上前就拉住他的手,把他拉到河边,“你蹲到我边上来等着!”她甚是威武地吩咐道。说罢从怀里取出一条碧色的丝帕来,往河水里浸了浸,又吃力地拧干了些。

“你还不蹲下!”

张无忌听她清脆的声音大声冲自己喊,连忙蹲了下来,见她将一条万分精致的丝帕就要往自己脸上擦,忍不住躲闪开来,“别,别,别浪费了你的帕子。”

“少罗嗦,呆着!”敏敏特穆尔双手捧住张无忌的脑袋,“你就保持这个姿势不要动!”然后细细地给他擦拭起脸来。

张无忌感觉她的手是真的很小,比自己小,比芷若妹妹的手也要小,所以每次她只能给自己从额头到脸颊再到鼻子这样慢慢地擦,心中顿时一暖,虽然她性格跋扈飞扬了点,但看穿戴气质,也许生于权贵之家吧,养成这样的性格很正常,而且看她这样照顾自己,其实是很善良很可爱的···

“敏敏弟弟···谢谢你,你是这个世界上我第二个好朋友,我会记得你的,将来做了鬼神,也会保佑你的。”

敏敏特穆尔听到这傻子叫自己弟弟,也不反驳,看来自己的男装还是非常成功的,只是后头的话她忍不住问道:“那我跟你的第一个朋友比,谁更好?还有,你才几岁呀就要做鬼神,不如想想怎么陪我玩。”

张无忌看她一脸天真的样子,只觉得可爱,遂决定实话告诉她,“我中了很厉害的毒,马上就要死了,所以不久后就要做鬼神了。”

“那你去找大夫替你解毒啊!”

“没用的,除非华佗再世。而且我父母双亡,一个人在这自生自灭,哪里会有医术高明的大夫愿意救我呢。”

“敏敏弟弟,你知道武当山吗?我本来是武当七侠的后代,我的爹娘是世间最好的爹娘,他们也很恩爱,我以前还想过,有一天长大了,要做像我爹那样,俯仰无愧于天地的侠义男儿,再遇上一个像我娘一样既漂亮又聪明的女孩子····只可惜我要死了,我也想长大···我也好想长大····”张无忌自从中毒以后,不愿意叫太师父及师叔伯们担心,便总强装乐观,及到芷若妹妹身边,又觉着不能叫妹妹觉着自己了无生意,也隐藏着自己的悲观害怕,不知怎么的,在这个第一次见面的小兄弟面前,竟都说了出来。

敏敏特穆尔从未遇到过这样悲惨的故事,只觉得张无忌实在是太可怜了,看他把头埋在膝头一抽一抽地啜泣,忙上前拍拍他的背,“你不要哭了,你不要哭了,那你是不是没有钱治病?”敏敏特穆尔浑身上下摸了一遍发现自己并没有钱财,于是将手腕上叮当作响的金铃铛镯子取了下来塞到他手里,“你拿着这个,去找一个最好最好的大夫治病好吗?”

张无忌感觉手里被塞了个东西,抬起头来看她,她的眼神里都是对自己的同情担忧,半分没有方才的跋扈之气,低头又发现是个颇为贵重的金镯子,赶紧还给她说“不不,我不能要你的东西,而且我的病,不是有钱就能治得好的···谢谢你····”

敏敏特穆尔见他不肯要自己的镯子,还以为是不够治他的病,可是自己也没什么东西了,挠了挠头触碰到头上的玉冠,犹豫了一会,利落地低头取了下来,这一取,她小小的脸上顿时长发飞散,从俊朗的小少年顿时变成了一个英气的小姑娘,长发随着河边的微风轻轻飘扬着,虽有些凌乱,但是根本就遮盖不住她的美丽,长长的黑发趁得她更加得唇红齿白,灵动非常,张无忌登时就看呆了,他觉得这个小弟弟,噢不小妹妹长大以后,肯定跟娘亲一样漂亮,或许还要更漂亮!

“这个也给你了。”

“你是个小妹妹?!”

他们俩同时说道。

评论(45)

热度(14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