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角形海豹

忌敏之年少时(下)

两人就这么在陷阱里头蹲坐到了天黑。

“张无忌,你说我们会不会饿死冻死在这里?”

“不会的,明早就会有人来救我们的!”张无忌肯定地对着她说。“还是你冷?你冷的话我把我的衣服脱给你好吗?”

“好!我要两件。”

小张无忌只是乖乖地听她的脱了两件给她,自己只剩下中衣缩在一团。

“喂,张无忌,我们来讨论我到底姓什么比较好吧。”

“啊……?”张无忌把头侧过来看向那个用自己脏兮兮的衣服包裹着,只露出骨碌碌的大眼睛的小团子。“那你想姓什么?”

“我想姓最厉害的姓!”

“最厉害的啊……《百家姓》第一位姓赵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“《百家姓》不是因为北宋皇帝姓赵,赵才排在第一位的嘛?这有什么了不起,那我本来的姓现在也是数一数二的!”

“那你本来就数一数二为什么还要改?”

赵敏伸出手来拍他的脑袋:“呆子!我是蒙古族,又不是汉人,我说的是起个汉姓!”

“哦,你是蒙古人啊…”张无忌恍然大悟,“那你们家有没有成群的牛羊?”

“没有”

“那你是不是每天骑马去学堂?”

“我请先生的。”

“那你们是不是每天都喝马奶酒?”

“也不一定吧。”

“那……”

“够了啊张无忌,你很白痴啊…”

“最后一个问题…你们蒙古女孩子,都像你一样,又热情又漂亮吗?”

“还好吧,所有蒙古女孩子中我最漂亮,悄悄告诉你,九公主都没我漂亮!”

“哦……我并没见过什么九公主”

两人就这样聊到了月亮高悬,皆犯起困来。

敏敏特穆尔朦胧之中感觉身旁的人在抽搐,她睁开眼睛借着血色一看,张无忌脸色乌青,浑身都在颤抖。

“喂!张无忌你怎么了!张无忌!”她赶忙去探他的额头,他的额头像炭火一样烫手,再摸摸他的手,竟又像寒冰一样。

她赶忙把身上他的衣服统统给他裹上,“张无忌!张无忌你醒醒!”

“冷……好冷……”张无忌只是虚弱地抱紧了自己。

敏敏特穆尔咬咬牙,开始把自己的小外袍什么的都给他盖上,一边不断地叫着他的名字,跟他说着话。

“喂张无忌你要是敢睡着看我明天不放十条狗来咬你!”

“喂张无忌!!你醒醒!喂!”

“不要放狗来咬我,我很怕狗的……咳咳…不要狗”

“那你不要睡着,你醒着!”敏敏特穆尔急得手足无措,放声冲着洞口大喊。

“有没有人呐!快来救我们啊!有人掉进陷阱里啦!”

…………

她把张无忌的头枕在自己大腿上,再环抱住他的上身。

只见张无忌突然平静下来,像是晕了过去,她慌乱地去探他的鼻息,竟是只有似有若无的呼吸了!不会要死了吧!?敏敏特穆尔只觉得如果他今夜死在了这里,那么就是自己害死了他!不行!得让他醒过来!

她一不做二不休地抬起他的手腕,像要撕咬下他的肉一样,狠狠地咬着他,一边盯着他的脸。

“啊……好痛!”张无忌深吸了一口气醒过来。

“好痛……”张无忌费力地抬起手来,看到自己腕子上那鲜红的牙印,一抬手,鲜血顺着那牙印流淌下来。

“痛就对了,我怕你死过去了!只能咬你了!你不要死听见没!”

“我知道……谢谢你,我感觉没那么冷了…你让我歇会……我就歇会……”

“好,那你千万别死”

“我不死”

“喂,你死了没”

“没有”

“喂,还活着吗”

“活着”

“喂……”

“我活着。”

第二日天刚擦亮,敏敏特穆尔揉着眼睛醒过来,第一件事就是低下头去听张无忌的鼻息,还好还好,还活着!

突然听到洞口窸窸窣窣的脚步声,她忙开口:“喂!上面有人吗!我们掉进洞里啦!”

原来是周芷若昨日一直寻不到张无忌,只好回家歇着,天刚擦亮就沿着河滩继续找。

“和你一起掉进洞里的是无忌哥哥吗?”

“对!是张无忌!你是他的家人吗?快找人来带我们出去!”

周芷若闻言飞快地跑到河滩寻来了几个捕鱼的大叔。

“张无忌!张无忌!”敏敏特穆尔死命地拍他的脸颊。“别睡了!你家人来找你了!”

张无忌虚弱地睁开眼睛,“是芷若妹妹吧。”

“管她是谁,能救我们出去就行了!”

渔民听说有两个孩子掉进陷阱里头,连忙赶了过来,将渔网垂进了洞里,叫他们顺着网洞攀爬上来。

张无忌浑身软绵绵地没有力气,敏敏特穆尔叹了口气,将他往上推。

“敏敏,你也上来吧,我爬的动的……”

“少废话!有力气省着给我爬!”

终于,两人往上爬到了洞口,渔民使劲把他们提了上来。

张无忌摊到在地上,周芷若慌忙地推他。“无忌哥哥你怎么了!”

敏敏特穆尔从张无忌身上把自己的外袍抽回来穿上,又从腰间取下一枚玉佩,递给那两个渔民。“救命之恩无以为报,请两位大叔拿着这个吧!”

两个渔民一看便知自己救了个大有来头的姑娘,乐不可支地拿了玉佩去了。

“走吧这位姐姐,把他抬回去。”

周芷若抬头看向这个威风凛凛的小丫头,心中有几百个问题想问,但还是和她一起,两人一左一右,搀着张无忌往她家走。

敏敏特穆尔随着周芷若进入她家的小院,刚要把张无忌扶到床上,周芷若就将她的手拂开,“谢谢你,我的无忌哥哥我自己来照顾就可以了。”

敏敏特穆尔耸耸肩也不在意,正好自己也挺累的。她转身在看到屋中的茶壶,踱着步子走过去,只见茶杯破旧不堪,边缘甚至有破了的凹陷处,她忍不住念叨出声来:“这样的杯子不会割破嘴吗??”

周芷若将张无忌安置好,听到身后的女孩这样说,顿时窘迫又气愤,这女孩一身华贵鲜艳的红裙,虽然头发凌乱,但是通身的气派让她不自觉地抵触。

“这位妹妹,你赶紧回你自己的家去吧,这儿没你什么事了。”

“那可不成,张无忌还欠我一个承诺呢,等他醒来亲口答应我,我马上就走。”

“什么承诺?我替他应承就是了!”

“你替他?你是他的谁?”

“我…我是他的,他的……关你什么事儿!”

赵敏见她自己个也说不上来,皱着眉头端起那破杯子喝了一口水,她实在是太渴了!

放下瓷杯轻笑着说,“这位姐姐既然也说不清和他的关系,那又管我做什么,我只等他醒来说两句话就走,你也不必苦着个脸,这样多丑啊。”说完就哼着小曲儿在踏出去,在庭院里欣赏起这农家景色来。

“随你!”周芷若扔下一句,便转身拧了帕子想给张无忌擦手,只见他的手掌紧紧握拳,她使劲掰开他的手指,原来他握着的是一个精致贵重的白玉冠!周芷若从没见过这样的好东西,顿时双手捧着目不转睛地盯着看。

张无忌朦胧间感到手中东西被拿走,顿时清醒过来,“你拿它干嘛?”张无忌忍着胸口疼痛坐起来,将玉冠拿回来攥紧,“我要还给人家的!”

敏敏特穆尔负手站在院子里,听到不远处的马蹄阵阵,心想她将玉佩交给渔民,他们肯定会第一时间当掉,如此一来,爹爹要顺藤摸瓜找到自己应该也就一两个时辰的事情了……

果不其然,一队精骑驰入这密林中的小院。

“敏敏!可找到你了!我和爹爹急坏了!”库库特穆尔翻身下马就去查看妹妹是否安全无虞。

“哥哥,我没事儿。”她笑着给自己哥哥转了两个圈,“你瞧,完完整整。”

“那你头发……”

张无忌撑着墙出来,只见一队装备精良的骑兵在门口,而敏敏则跟领头的少年很是亲密地在说笑,他缓缓上前去,“敏敏,这个还给你。”

敏敏特穆尔回头见他已经醒来了,又要还东西给自己,遂有些气恼:“我敏敏特穆尔送出去的东西,从来没有收回过。我要你答应我好好治病,绝不可放弃生机,听到了吗?”

敏敏特穆尔说完,抬手将张无忌头顶的麻布头绳扯下来,挽起自己的长发。“你就送我这个吧。答应我,好好治病。”

“好,我答应你。”

“我要走了,永远记着你答应我的!”敏敏特穆尔大步踏上前,踩上哥哥的骏马坐到他前头。居高临下地觑了一眼不远处表情复杂的周芷若。

“还有,我不许你把我送你的东西,送给那个苦瓜脸周芷若。”说完一行人扬长而去。

数年后,绿柳山庄。

“汴梁赵敏,在此恭候多时。”

“敏敏,别来无恙。”

评论(55)

热度(152)